宁波“特链”企业为何争相去墨西哥建厂?这场大会透露巨量信息 浏览量:229 发布时间:2023-08-07

  全球汽车生产制造业转型升级是大势所趋,加速全球化布局成为共识。随着全球市场环境不断变化和技术加速迭代,我国新能源汽车异军突起,汽车出口也稳中向好。
  8月2日,142家来自世界各地的车企齐聚宁波华翔供应商大会共商发展大计,传递出重要信息。
  汽车业迎大变局
  智能化、轻量化、可回收、自动化,以及各种新应用正在引领汽车行业。宁波华翔副总经理孙润尧表示,新能源汽车给中国汽车工业带来前所未有的变革和新机遇,同时也带来了企业转型的紧迫感。在这个过程中,车企需要提前布局,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发展之路。
  中国汽车工业协会7月11日发布的数据显示,上半年,我国汽车产销量分别达1324.8万辆、1323.9万辆,分别同比增长9.3%、9.8%。其中,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分别达378.8万辆、374.7万辆,分别同比增长42.4%、44.1%,市场占有率达28.3%。
  28.3%的渗透率表明,每卖出4辆汽车就有一辆是新能源汽车。
  “新能源汽车增长还在持续。”孙润尧说,燃油车市场表现则欠佳。数据显示,上半年,燃油车销量同比下滑5.84%。
  欧盟已决定2035年禁售燃油车,电动化转型形势紧迫。跨国车企历经上百年积累的燃油车优势不得不重估价值,其震动程度不言而喻。
  今年5月,市场机构安联研究(Allianz Research)发布的《中国对欧洲汽车工业的挑战》指出——电动汽车改变了汽车行业的游戏规则,燃油车时代的技术壁垒和品牌声誉受到挑战。汽车行业技术转型给中国企业等新进入者带来机会。
  “目前,我们公司新能源汽车市场占有率仅18%,我们正在奋起直追。”宁波华翔总经理孙岩说,随着新能源汽车发展及自主品牌崛起,市场竞争将更残酷和激烈,市场产能或将面临严重过剩。但同时,“势如破竹”的新能源汽车产业也将带来更多机会,如出口市场急剧增长。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,上半年中国汽车出口同比增长75.7%至214万辆。
  “这是国内车企近三年来遇到的最大机会。”孙岩说,汽车出口总量“一路狂飙”的背后,是中国汽车产业迅速崛起的真实写照。
  经过近10年蛰伏,中国车企的产品质量以及成本控制均取得长足进步。尤其是新能源汽车时代的到来,燃油车时代建立起的技术壁垒逐渐打破,中国汽车品牌将在世界舞台上占得一席之地。
  众所周知,汽车行业是一个充满竞争且技术发展迅速的行业。安全性、舒适性、可靠性等则是消费者长期关心的焦点。孙润尧说,电动车需要更高的电池容量、续航里程,智能汽车需要更多的传感器、软件系统……车企必将在智能化、电动化等方面加大投入。
  全球化布局加速
  越来越多车企意识到,要获得更多生存空间,海外建厂是重要发力点。
  作为一家具有数十年发展历史的汽车零部件企业,宁波华翔早在2010年就剑指海外。
  孙润尧说,凭借在海外市场十几年的业务拓展经验,华翔累积了丰富的国际化业务运营经验,希望能帮助更多合作伙伴走出去。
  同生存共携手拓展海外“朋友圈”,成为今年供应商大会的核心主题。供应商大会上,宁波华翔提出10条采购战略,支持供应商共同发展。
  “目前,普利特在全球有七大生产制造基地。在全球化战略方面,我们和华翔等企业保持高度统一,同时我们可以为他们提供海外运营的帮助。”上海普利特复合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周臻纶说,普利特与华翔合作了20多年,是华翔主要原材料供应商之一。
  海天国际执行董事、海天塑机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剑峰告诉记者,海天和合作伙伴一起积极实施全球化布局战略。在助力华翔汽车门板、仪表台等产品项目,以及共同突破微发泡、低压注塑蒙皮等技术难点的同时,自身实力也得到进一步提升。
  作为服务于全球客户的工业机器人四大家族之一,上海ABB工程有限公司与华翔在大众MEB项目、宝马ncar项目等领域均有合作。
  “与我们合作的很多汽车零部件企业都公布了海外布局的战略或计划。”上海ABB工程有限公司中国区总监丁晓凌说,虽然海外建厂要面临成本增加、工业用地不足、工作文化差异等诸多挑战,但企业要做大做强必须坚定“扬帆出海”。
  目前,上汽、比亚迪、长安、奇瑞、吉利、长城、蔚来、小鹏、理想等中国汽车品牌正在积极“走出去”。而最早落子海外的宁波企业包括均胜电子、宁波华翔、继峰股份等。近年来,拓普集团、旭升股份、恒帅股份、均普智能等也纷纷加快了海外布局的脚步。
  “我们对全球化布局有紧迫感,怕错过全球新能源转型带来的窗口期。”一位车企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这个窗口期或许不会太长,留给企业的时间不多,时不我待。
  甬企抢滩墨西哥
  素有北美“后花园”之称的墨西哥,正成为众多汽车及零部件企业的“投资热土”。
  目前,墨西哥是全球第4大汽车零部件生产国、第6大汽车生产国,通用汽车、日产、大众、福特等车企在墨西哥均设有生产基地。而且,墨西哥还是美国最大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国,占美国进口零部件的30%以上。
  在今年3月的特斯拉投资者日活动上,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正式宣布了墨西哥建厂计划,墨西哥超级工厂由此也成为继中国上海工厂、德国柏林工厂之后特斯拉海外第三座工厂。
  为了让墨西哥工厂尽快投产,特斯拉正积极动员中国供应商前往墨西哥,共同建设更高效、更优质的全球供应链体系。
  宁波华翔、拓普集团、旭升集团、均胜电子等“特链”(特斯拉供应链)上市公司已纷纷启动或加速前往墨西哥建厂。
  3月29日,旭升集团公告称,公司董事会通过三项议案,除了在中国香港设立全资子公司和孙公司外,还将在美国、墨西哥建立生产基地。目的是为满足海外业务发展的需要,进一步拓展北美市场,快速响应当地客户技术服务及售后服务需求,实现产品的快速交付。
  去年9月,拓普集团宣布在墨西哥投资建厂。未来,其有望在配套特斯拉方面获得新的海外收入。
  目前,均胜电子在墨西哥设有蒙克洛卡工厂等分支机构,涉及生产、研发等职能,主要产品为新能源车的安全部件。依托在墨西哥的新布局,其在北美市场已形成技术优势,并拥有先进产能支撑。
  去年,宁波华翔关闭了一家美国GRA工厂,并将所有生产转移至墨西哥工厂。“我们计划将墨西哥作为重点拓展的平台,是未来在北美的发展重心。此外,计划在东南亚、泰国建立新的内饰件工厂。这是我们未来两年的目标。”孙润尧说。
  普华永道认为,随着中国企业“出海”进程加快,以缓解供应链压力、占领海外市场、获得成本优势为考量因素的出境并购或将显著增加。同时,得益于智能化汽车部件蓬勃发展的创新土壤,围绕汽车科技企业的入境并购也有望成为热门话题。
  本文系转载,如有侵权请告知,将在第一时间删除!